您的位置:首页 > 曝光台 > 正文

从北京警方对“以房养老”骗局立案引出的话题 谁来做老年金融消费者的守护人

 

编者按:

保险版“以房养老”的意义在于探索出了一条养老融资的新路,为有房产但养老资金不足的老人增加了一种养老选择,使老年人的“死钱”变成了“活钱”,满足了老年人希望“居家养老”和“增加养老收入”的两大核心养老需求。

参保老年人得到了实惠,有效提高了可支配收入,显著改善了退休生活质量。

数据资料

“以房养老”又火了。

4月9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在微博上发布情况通报,针对有投资人举报北京中安民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及中安民生养老服务有限公司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的情况,该局已对相关公司立案侦查。4月3日,警方依法刑事拘留包括公司实际控制人李某某在内的犯罪嫌疑人88人。目前,正对该案开展工作,后续将依据调查情况及时公布案件进展。警方还提示,涉及中安民生“资产养老”项目的投资人尽快至抵押房产所在地公安机关经侦部门或派出所报案。

朱燕祥 画

“以房养老”骗局再现

中安民生“资产养老”项目受害人赵先生对媒体表示,2015年的8月,有朋友告诉他,将自己的房子抵押,第三方出钱,自己再把抵押款转给中安民生,这样每个月都能得到一笔“养老金”。

在今年1月份之前,中安民生每月都会按时将“养老金”打到赵先生的银行账号,年化收益率在4%~8%不等。但自今年1月份起,赵先生就再也没收到“养老金”了,反而还替中安民生垫付了借贷利息。随后,在中安民生的一再推诿下,赵先生才明白,中安民生的“以房养老”是将其房子进行了抵押。

幸福人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办公室高级专员陈磊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将中安民生“资产养老”项目称为升级版“以房养老”骗局。据她介绍,2017年在北京、上海就有一批老人受骗。但无论如何包装,其本质均是通过老人抵押自有房产来贷款,再用贷款进行投资。

2018年9月,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就审理了一起与中安民生“资产养老”项目手法如出一辙的案件。最终,法院认定加入“以房养老”项目的高女士与他人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判决房屋物归原主。

就在不久前,北京市民政局印发《北京市整治养老行业“保健”市场乱象保护老年人合法权益工作方案》,将“以房养老”诈骗列为损害老年人权益的重点类别,明确要重点整治。

打着“以房养老”名义行诈骗之实的案例并不少见。

2013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保险,这被称作保险版“以房养老”。2014年,原保监会启动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保险试点,随后,试点范围不断扩大,2018年8月,在全国推广。

“以房养老”金融产品创新旨在满足老年人差异化、多样化养老保障需求。

然而,不少不法分子却打着“以房养老”的幌子行诈骗之实。记者在中安民生官方网站看到,网站中“要闻解读”栏目的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均转载了媒体对保险版“以房养老”的报道,一般消费者很容易将中安民生的“以房养老”与保险版“以房养老”划等号。

保险版“以房养老”背锅

经过别有用心者歪曲政策、不实解读,一场纯粹的骗局披上了“以房养老”的外衣。李鬼变李逵,公众对“以房养老”产生了质疑。

“‘以房养老’就是为了套取房产”“这才推出来几年,就验证是骗局了”……在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通报情况的微博下这样的声音不在少数。北京市民郭先生对《金融时报》记者说:“之前同家人探讨养老问题的时候,曾经聊起过‘以房养老’。现在看来,财产还是放在自己手上最保险。”

显然,在很多不明就里的消费者眼里,去年刚刚在全国推广的保险版“以房养老”被一同划入了骗局,甚至等同于骗局。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是一种将住房抵押与终身养老年金保险相结合的创新型商业养老保险业务,即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年人,将其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继续拥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经抵押权人同意的处置权,并按照约定条件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老人身故后,保险公司才能获得抵押房产处置权,处置所得将优先用于偿付养老保险相关费用。

与“中安民生们”不同,经营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产品,必须持有保险牌照;产品必须在监管部门备案。据记者了解,目前,仅有幸福人寿一家保险公司已有保险版“以房养老”签约客户。在银保监会网站,可以查阅到银保监会对《幸福房来宝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A款)》的批复。

另外,与“中安民生们”藏着掖着、老人稀里糊涂就签约的情况不同,稀里糊涂绝不可能存在于保险版“以房养老”中。

以幸福人寿为例,该公司专门建立了律师库和房产评估库,在老人签约前,第一步,要在律师库中选择律师。一方面,充分保障老人的知情权;另一方面,也替保险公司确定房产合法、无其他法律问题。第二步,要在房产评估库中选择评估机构,对房产进行定价。第三步,进入抵押环节,如果涉及继承人,还要获得继承人的同意。最后,将整个流程、协议进行公证。“全部流程走下来,最快也要两个月。事实上,被抵押的房产只是不能上市交易了,其他一切权益仍归投保的老人所有。”陈磊表示。

小众养老仍有发展空间

据了解,在中安民生一案中,与赵先生情况类似的受害者有800余人。而保险版“以房养老”试点近5年时间,截至目前仅签约194单(133户)。

朱俊生表示,保险版“以房养老”发展面临诸多制约因素。在观念上,突破了传统的养老观念和住房观念;在法律和配套政策上,有些环节的法律法规还存在着空白或不足,业务环节复杂且存续期长,涉及房地产管理、金融、财税、司法等多个领域;在风险管控方面,保险公司需要考虑长寿、利率、房地产市场波动、房产处置、法律等多方面风险。

尽管有的媒体一再报道保险版“以房养老”遇冷,但即便在被认为“以房养老”业务发展更为成熟的美国,这也是一项小众业务。

而保险版“以房养老”的意义在于探索出了一条养老融资的新路,为有房产但养老资金不足的老人增加了一种养老选择,使老年人的“死钱”变成了“活钱”,满足了老年人希望“居家养老”和“增加养老收入”的两大核心养老需求。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位家住海淀的老人,参保前,每月收入仅有退休金2800元;而参保后,又增加了18000余元的收入,生活水平大大提高。据陈磊介绍,年龄在75岁以下的老人,得到的养老金主要用来满足精神生活,如旅游;75岁以上的老人,则主要用来雇佣照护人员。

“由于我国老龄化比较严重,增加一个渠道来补充养老收入,保险业探索是有其积极意义的,未来仍有一定的发展空间。”朱俊生表示,从人口结构来看,我国正面临着人口老龄化;从家庭结构来看,家庭规模缩小,“4-2-1”家庭群体庞大,单人家庭、空巢家庭比例提升;从居住模式来看,父母与子女居住距离较远,传统照护功能减少。这些因素都表明,我国需要多样化的养老安排,在庞大的人口基数下,即便是小众,业务量也会很大。

相关链接

2013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保险试点。

2014年6月,原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自2014年7月1日起,北京、上海、广州、武汉4个城市房屋完全独立产权的60岁以上老人,可选择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期两年。

2016年7月,原保监会发布《关于延长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期间并扩大试点范围的通知》,将试点期延长至2018年6月30日,并将试点范围扩大至各直辖市、省会城市(自治区首府)、计划单列市,以及江苏省、浙江省、山东省、广东省的部分地级市。

试点以来,原保监会批复了幸福人寿、人保寿险等公司的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产品。2015年3月,原保监会批复幸福人寿《幸福房来宝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A款)》保险条款及费率,首款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产品正式推出。

2016年10月,《人保寿险安居乐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获得原保监会批复。

目前,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主要承保公司为幸福人寿。据了解,截至目前,该公司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南京、苏州、大连、杭州等8个试点城市开展了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业务,累计签约194单(133户)。

E街风时尚网 五月天娱乐网 美丽女性网 红粉女性网 中国彩虹热线